专访SuperJJ 关于任务体系套牌的喜怒哀乐

0 Comments

昨天JJ与Xhope打出了非常精彩的对决让大家记忆犹新,那么来看看现在他说了些什么。

Furrida:嘿,大家好,我现在采访的是来自德国的SuperJJ。JJ,和大家打个招呼吧。

Furrida:JJ,我有一些有关昆特和炉石的问题想问问你。既然我们在炉石比赛的现场,就先问有关炉石的问题吧。首先,你对炉石最新版本勇闯安戈洛的环境的第一印象如何?

SuperJJ:这个版本思路多多了。我个人觉得竞技比赛的环境大概还行,但是我不喜欢任务机制,或者说我不太喜欢它们对游戏带来的影响。除此之外,我觉得都挺不错的,有一些新颖的套牌,环境也很多样化。

Furrida:这不是你第一次来中国了。这次你也已经和本地的玩家交过手,领教了他们的一些套牌。那么据你的了解,国内的环境和国外(欧美)的相比,有什么区别吗?

SuperJJ:呃,至少和我所预计的没太大区别。任务套牌呢,反正就是任务套牌,就那样了;圣骑士明显很强势,快攻套牌也是如此。我不得不说,实际上也没那么多(新意的)套牌,我们总是既会有一些有创意的套牌,又有一些另外的套牌。但是呢,无论是在哪个国家,套牌的基础都差不多。

Furrida:那么随机性如何呢?至少从去年以来,从导演开始,炉石中的随机性就开始有些令人担忧,而到了这个环境,随机性是否有所改善呢?

SuperJJ:我并不认为随机性有太多的减少。我的意思是(Imean这种“虚词”我一直都觉得直接忽略就行,不用为了翻而翻),导演确实是一张随机性极强的牌,但是炉石本身随机性就很大。我认为,自从地精大战侏儒推出之后,(随机的程度?)就没什么变化了。呃,我想,它现在已经成为炉石的一部分了。

Furrida:可是你们在Vlog当中,多次强调不喜欢炉石现在的随机性,那么为什么还继续玩炉石呢?

SuperJJ:首先,我们退出炉石并不是那种删游戏弃坑的退出,我们是慢慢地过渡到其他游戏,毕竟一刀切断联系是不太现实的,还有之前已经接了的邀请和比赛,比如说世界杯。当然,我们也对炉石这个游戏保持着关注,看新拓展如何,比如说会不会突然间大幅度突出技术的影响等等。我们不是为了退出炉石而退出,我们有的是驾驭任何一款卡牌游戏的能力,接下来就是我们怎么使用这个能力的问题了。

Furrida:那么在你看来,从游戏机制和市场影响上来看,炉石的发展潜力还有多少呢?

SuperJJ:炉石一直以来都有潜力的,它现在也还有一些潜力,现在还有很多人玩。我想,暴雪是想把它做得更加大众化一些,把它的技巧性降低些。于是才有了(更多的)随机性。当然,理论上炉石可以把技巧性做得非常强,但这得是暴雪真的有这个意向才行。

Furrida:我们谈到了随机性和游戏机制,那么你会想在炉石当中看到什么样的机制呢?或者,对于新机制,你有什么想法吗?

SuperJJ:我想看到的是能够围绕之进行构筑的机制。熔核巨人之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它是一个随着自己生命值变化而减费的随从;或者是不能忽视的那种,比如说(削弱之前的)剑刃乱舞。我还想看到更多组合技牌,以及更多在使用时需要技巧的牌。

Furrida:好的,现在我们再来谈谈你和你在这次比赛中的表现。你之前是顶尖的盗贼玩家,你对这个版本的盗贼有什么看法和个人喜好?

SuperJJ:奇迹贼还行,加基森拍卖师还在,它还是考验技术的。至于任务贼呢,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了。这套牌,简单粗暴。

SuperJJ:是的,它就是套任务套牌。我也不知道(怎么说?),但是任务贼没以前盗贼的感觉了,就仅仅是一套任务套牌。

Furrida:而且它之前还被低估了。说它很垃圾的人都被打脸了。尽管预览的时候也许盗贼日常要完,但是盗贼的强度却一直不可小视。这又是为什么呢?

(插一句,SuperJJ说,Lifecoach确实提前看到了新的任务,而当时他也认为猎人任务最imba)

SuperJJ:我认为是因为盗贼的职业牌大致上都很不错。比如说这次伺机待发配合任务就非常强大,牌与牌之间的协同作用很好,任务这张牌本身肯定是很差的。盗贼无论什么时候都撑了下去,不过也是因为每次都拿到了一两张能进构筑的好卡。

Furrida:今天是你比赛的第一天,你也已经打了几场比赛了。你觉得中国的黄金公开赛的氛围和规模怎么样?与国外同时举行的DreamHack,或者HCT相比如何?

SuperJJ:很容易和DreamHack这样的比赛相比。这里有很多玩家,我想的话(黄金赛的)观众(更)多一些(他貌似没看到还在外面的队伍)。公开组也有很多人,一天128桌。比赛赛制这些其他方面的东西就很相似了。

Furrida:好的,鉴于你马上要回去比赛了,有关炉石的采访就到这里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